超燃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嫁給渣男死對頭 > 第890章 換我找你(大結局)

第890章 換我找你(大結局)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人去洗漱,唐笑頓時覺得自己先前的暢想有點草率,一個人盤腿坐在床邊嘀咕,“醉酒的人大多會犯困,一會兒若他真睡著了也不要緊,來日方長……不過他醉了之后有點好看得過分啊。”

    除卻沈文韶與平日不同的感覺,眼角因為醉意染上一層薄紅,看人的時候眸光朦朧,讓人為之傾倒。

    唐笑咂咂嘴回味著,覺得自己的運氣未免忒好,一會兒若沈文韶酒后鬧騰就沖著他的美貌她也會耐心照料,跟個喝醉的人講什么道理,順著就行了,想來沈文韶這等自制力極強的人,便是醉狠了也不會失態到哪里去。

    靠在床邊思緒縹緲,今日唐笑也累著了,不知不覺眼皮耷拉下來,慢慢合上了眼。

    她是被一陣異樣給鬧醒的,睜開眼只覺得憋悶,看清楚才發覺自己被沈文韶罩在身下,整個人都籠在他的陰影了。

    撐在她上方的沈文韶頭發散下垂在身邊,平日里矜貴清冷的氣息再尋不著,漂亮的鳳眼眼尾微揚,竟有種邪惡沉淪的氣質。

    唐笑剛剛打盹迷迷糊糊,也被面前的美色給蠱惑,呆呆地伸手環住沈文韶的脖子將他拉下來抱抱,此等絕色只有她一人能看到,好爽。

    沈文韶壓在她耳邊,低沉的聲音里蘊含著不易察覺的危險,嘴唇貼在她小巧的耳廓上,濕潤溫熱,“笑笑,明日,再跟你賠罪可好。”

    這是沈文韶第一次喚她笑笑,且是貼在她耳畔,唐笑抑制不住顫了顫,還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床簾就被他扯落下來……

    自唐笑來到這里之后,從來無所畏懼,不管面對什么樣的情況她都可以保持心性,她一直都是這樣的人。

    可如今她破了例,貓在沈文韶懷里一聲聲求饒,眼角沁出的淚被輕啄掉,沈文韶蠱惑人心的聲音一句句溫柔地安撫著,然而動作卻依舊。

    唐笑這會兒心里哪里還有什么要欺負人的心思,外面人都說沈文韶清心寡欲,他們是瞎了嗎!

    唐笑支離破碎的聲音如同貓叫,從“文韶”到“夫君”,“大佬”到“哥哥”喊了個遍,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討好求饒的舉動會讓他的情緒越發高漲,氣得她在沈文韶胳膊上咬了好幾下。

    沈文韶溫柔地摸摸她的臉,“不咬了,牙會疼。”

    唐笑:“……”

    她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似是被人抱起來泡在了熱水里,只是她渾身骨頭都在酸疼,干脆放任自己徹底陷入黑甜的世界。

    ……

    第二日醒過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亮到看不出時辰,唐笑動一下便哼唧出聲,床簾外傳來腳步聲。

    簾子掀開,沈文韶又恢復成小仙人兒的高貴模樣,看著精神極好,“醒了?起身吧,給你燉了粥這會兒吃剛好。”

    唐笑察覺自己渾身干爽,身下的被褥也跟昨晚上不一樣,還算他有良心。

    但那股氣還在呢,唐笑瞪了他一眼,朝他伸爪子,“起不來,抱。”

    沈文韶順手將人撈過來,熟稔地在她頸窩深吸一口,吸得唐笑頭皮發麻,“你老實點!不是,外面都叫你沈仙子,你有點自覺好不好?”

    沈文韶目光落在自己空空的手指上,那里連戴過戒子的痕跡都消失了,淡色的唇角揚起,故意在她纖細的脖子上輕啄了一下,氣息纏綿,“可這才是我本該的模樣,不喜歡?”

    唐笑:……艸,這么帶勁她居然更喜歡了,她是不是要完?

    可唐笑這會兒全身酸軟哪還敢招惹沈文韶,化身鵪鶉乖巧在他伺候下穿好衣服,吃了東西要出門去拜見金氏。

    雖然金氏已經與沈家沒了關系,但沈文韶心里一直敬她,將她當做長輩來看待。

    金氏早在家中等候多時,瞧見兩人前來臉上的歡喜收都收不住,再看到沈文韶扶著唐笑,唐笑眉間有困倦之色明顯沒有睡好,金氏眼淚都要噴出來了。

    文韶的身子果然沒毛病嗚嗚嗚嗚她就放心了。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金氏拉著唐笑進去說話,怎么看她心里怎么喜歡,在唐笑改口喊她母親之后,她喜得再忍不住哭了出來。

    “好孩子,真是難為你了!文韶大小性子就冷,又是個有大主意的,難為你愿意嫁給他,往后若有委屈的地方盡管來找我,不管何事我必站在你這邊。”

    金氏一邊擦眼淚一邊往唐笑手里塞紅封,別人嫁人會拿多少紅封唐笑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手里被塞成小山的明顯不正常。

    “母親給你就收著,母親也不知道該怎么表示對你的感激,我也沒有別的可拿得出手的東西,你若不收我心里著實不安。”

    多好的姑娘啊,沈文韶那欠揍的脾氣唐笑還愿意嫁給他,金氏覺得她受大委屈了,就怕唐笑后悔,恨不得砸座金山給她才好。

    唐笑帶著滿滿當當長輩的心意離開,冷不丁已經邁出小富婆的第一步了。

    沈文韶目光從那些紅封上掃過,淡淡道,“母親素來對我和顏悅色,方才耳提面命讓我不要欺負你,我沒應。”

    唐笑不明所以,一抬頭看到他含笑的眸子,臉立刻開始發熱,只聽他壓低了聲音,“欺負還是要欺負的,不過只在屋里可好。”

    “……”

    唐笑喉嚨吞咽了幾下,忽然就茫然了,當初自己答應嫁給他是因為什么來著?哦對,因為饞他身子,因為他克己復禮。

    自己是不是,又落進了坑里?

    ……

    再然后,唐笑站在沈文韶身邊見證了皇權變更,那個會來沈家對著沈文韶星星眼的秦如霽做了皇上,依舊對沈文韶恭敬有加。

    她陪著沈文韶穩穩地一步步輔佐國朝興盛,陪著他一步步走到名垂青史。

    沈文韶娶妻后也不乏有人想以美色賄賂討好,沈文韶依舊如從前一樣的態度,絲毫沒有因為成親有任何改變,仿佛天下女子只分為兩種,一種是唐笑,一種是其他的女子。

    唐笑聽聞后只覺得有趣,旁人她不知曉,可沈文韶她是了解的,對他而言,沈鸞才是最特別的,不是有句老話嗎,等不到的才會是最好,白月光朱砂痣一般。

    不過唐笑不介意,她只想著若沈文韶對她沒了情意,她也能瀟灑抽身,她的生意一路做大,當真達成自己富甲一方的目標,這是她的底氣,她喜歡沈文韶卻不會把自己的尊嚴和夢想丟掉,唐笑并不怕生出變故。

    然而她與沈文韶一路同行了一輩子,其間并未見到沈文韶對沈鸞超出兄妹的情意。

    倒是外人始終認為,唐笑嫁給沈文韶其實很可憐,就沈文韶那超凡脫俗的性子,怕也是不喜與她多親近,那與守活寡有什么分別?不過是只多了個首輔夫人的頭銜罷了。

    唐笑表示呵呵,沈文韶妖孽一般將她困于床榻之上,或每每在無人見著的地方原形畢露的模樣,可是半點都不超凡脫俗!

    她在沈文韶的縱容下想做什么做什么,被外人認為是沈文韶不想管她不在意她,唐笑也就懶得再解釋什么。

    唐笑很慶幸,自己對沈文韶的喜歡持續了那么長久,即便他與自己一樣漸漸老去,芳華不再,也是最帥最有才學的老頭子。

    這個對子孫都不假辭色,事事嚴厲的家主,只有在唐笑面前會卸下防備,會與她并肩靠在梨花樹下坐著,慢條斯理地給唐笑念一些詩文,抓著她的手上,多了一枚刻著吉祥圖紋的戒子,溫潤剔透。

    “若有下一世,你可早些來找我。”

    “誰說就一定要來找你?”

    “那便換我去找你。”

    “我很挑的,得盛世美顏,才華橫溢才看得上。”

    “嗯,我努力。”

    梨花落下,紛紛揚揚如雪飄落在兩人纏織在一塊兒的發絲上,淡甜的香氣能融盡一切冷意,只剩,春暖花開,風光旖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