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燃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強扭的校草酸又澀重生她不追了蘇迦妮遲域 > 第133章

第133章

“未婚先孕不可取,你把那丫頭當心肝寶貝,你也不想她被人瞧不起,是吧?”
“嗯。”
遲域淡淡地應了聲。
遲夫人以為說的話他聽進去了,笑著晃了晃手里的戶口本,“老實跟媽媽交代,之前是不是想偷偷摸摸地去領證?”
“嗯。”
好家伙!
好在她及時阻止了!
遲夫人翻了翻戶口本,沒發現異常,她多了個心眼,“國內領不了,你們也沒到國外注冊結婚吧?”
“沒有。”
太好了!!
遲夫人懸著的心終于徹底放平穩。
她笑得和藹可親,“域兒,不是媽說你。”
“結婚這事不用著急,你剛大學畢業,22歲不到,年輕得很。”
“孩子的事更不用急,我記得蘇迦妮本博八年,現在才過四年是吧?還早啊!”
“當初我和你爸等到地位穩固了才生的你。想要為人父母,得提前為孩子考慮,不能貿貿然就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
“嗯。我和她不急。”
“好好好!”
真難得。
域兒終于聽勸了一回。
遲夫人心急如焚地來,心滿意足地揣著戶口本離開。
*
兩年后。
小林同學順利從京大畢業,她沒有繼續讀研,而是考回了鄉里,支持家鄉農副產品的銷售。她扛過網暴,活了下來,依然是頂流。
京市附中百年校慶,杰出校友座談會。
國際影后白嫣落笑臉如花地出席,林暖也坐在臺上。
林暖延畢一年拿到清大畢業證學位證,她眼光獨到,很有商業頭腦,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帶領團隊上演漂亮的副總空降秀。
跟前世一樣,林暖看準國潮的發力,無視林氏眾元老的反對,堅決扶持林氏旗下要死不活的復古華服改良項目,用心打磨品質,斥巨資打通渠道。
國潮熱浪掀起時,林暖扶持的服裝品牌順勢而起,一個季度營收就超過整個林氏前三年的總和。
林副總這三個字頓時份量極重,沒人再小看她這個空降的林總家千金。
這次座談會,林暖原本不想參加,但她聽到群里有人陰陽怪氣說蘇迦妮自己不夠格還拉著不讓遲域去,分明是怕遇見白嫣落,相形見絀。
林暖氣不過,忙得焦頭爛額還要親自下場對線,“白嫣落砸錢的,有什么了不起?”
“人砸錢能進也是實力,有本事你也去?!”
“等著!”
林暖翻出座談會邀請函,截圖甩出去,“我一毛錢不用花,想去就能去!!”
她還真就去了。
蘇市。
別墅,客廳沙發。
蘇迦妮窩在遲域懷里看校慶直播。
遲域手拿平板,手臂圈著她,陪她一起看。
這兩年,她在蘇市學醫,他在京市讀研,他們依舊忙得不可開交,也依舊忙里偷閑甜甜膩膩。
蘇迦妮發現遲域有意在避著前世做過的事情。
比如,他受邀參加校慶座談會,前世他去了,這一世他卻婉拒沒去。
直播里。
白嫣落笑得動人心魄,“坦白說,我能有今天,多虧了在京市附中遇到的貴人。”
主持人笑問是誰,她又打馬虎眼,最后笑著說,因為在此受過恩惠,所以這次給母校捐1億,聊表心意。
公屏立刻刷起人美心善吧啦吧啦。
林暖也笑了,“我也在京市附中遇到了貴人,她是我的同桌,今天我同桌忙,沒空來這里,讓我替她給母校捐11億。”
公屏立刻沸騰起來,11億一出,白嫣落的1億瞬間黯淡無光,很快林副總的同桌上了熱搜。
蘇迦妮側頭去看遲域,“你出的11億?”
“嗯。”
遲域習慣性一嗯帶過。
但他想起蘇迦妮說的前世,立刻又如實交代。
“本來也要捐。”
“有人陰陽你,我處理過了。”
“你同桌還是氣不過讓周洺璽找過來,捐款的事就請她代勞。你同桌說這樣才解氣。”
“寶寶,解氣嗎?”
其實他不說她都不知道有人陰陽過她哈哈哈。
蘇迦妮笑著仰起頭,蹭在遲域的肩窩,唇往上貼,親了親他的下巴,“謝謝男朋友。”
“其實我心里是有點落差的,都是這么大的人,她們都功成名就了,我還在學習、考試、做實驗、寫論文。”
“但我選了學醫這條路,我不后悔的。”
“我原先就知道學醫成本高戰線長,做選擇時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這是我要走一生的路,我不會急于一時。”
前世,她因為失去了人生方向,才會被他們臺上的光輝傷害到,才會絕望地認為她蘇迦妮一無是處,無為庸婦的她沒有翻身的機會。
但其實,怎么會沒有呢?
困住她的,從來都不是處境,而是心境。
現在她好像完全從那樣的困境里解脫出來了。
蘇迦妮勾起唇,笑了起來。
她的笑容醉了遲域的眼。
他低頭,親她。
*
蘇迦妮26歲,正常醫博畢業。
遲域提前修滿學分,跟她同一年博士畢業。
清大,禮堂外。
遲夫人撥冗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
結束后,三個人一起去皇久吃飯,遲夫人當著蘇迦妮的面,暗示兩個不小了的年輕人,該訂婚就訂婚了。
遲域和蘇迦妮默契地假裝沒聽懂。
遲夫人保持優雅,“別跟我裝。”
“八年了!現在域兒在遲家說一不二,沒人再反對你倆在一起的事,該辦的就辦了,先訂婚,再扯證結婚。一步步來,少一步都下我們遲家的面子。”
“媽,結婚這事不用著急,我們剛畢業,年輕得很。”

這不是她四年前勸他的話嗎?這時說出來,是不是存心想氣死她?!
“媽知道你倆忙。媽可以幫你們布置,人到就行。”
“沒這打算。”
遲夫人優雅地瞪了下遲域,“你沒這打算,人姑娘沒有嗎?你不想對人家負責?!”
“謝謝阿姨的好意,我也沒這打算。”
“……行。你們要是覺得訂婚麻煩,直接結婚也不是不行。遲家沒有這樣的先例,你們可以成為先例。”
“媽,我們不打算結婚。”
“?!”
遲夫人臉有點繃不住,“不結怎么行?你們也不小了,要是不小心有了孩子怎么辦?我們遲家未來的繼承人怎么能不是婚生的?!!”
“不會有孩子。”
“?!!遲域,你什么意思?!!”
“就您想的內意思。”
遲夫人一口氣差點接上,“你!你做過手術?!!”
“嗯。”
“!!!”
遲夫人兩眼一抹黑,跌靠在椅子上。
蘇迦妮反應極快地幫她扎針,“冒犯了。”
遲夫人緩過勁來,拉住蘇迦妮的手,拉得緊緊的不肯放,“丫頭,請你跟域兒結個婚,你要多少億我都能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