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燃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死神陳縱橫 > 第4145章 各自為營,爭奪首位!

第4145章 各自為營,爭奪首位!


可,就在陳縱橫剛想找點其他的事情來度過這無聊的時光時,卻突然發現身為板上魚肉的骨骼體,并不是之前所看到的那般。
而是故意流露出此等狀態,從而讓靈魂體和肉體兩敗俱傷,好到時候做收漁翁之利,果真是好計策!
只是令陳縱橫想不明白的是,骨骼體到底使用了何種方法,才擺脫了靈魂體和肉體的窺探達到目的?
這一點,讓陳縱橫怎么都想不明白!
…………
時間如梭光陰似箭,靈魂體和肉體二者體內的惡魔血此時已經被消耗一空,這也就代表著勝利者將會出現。
“我認輸!我認輸!”
肉體連忙拉開距離,“原本以為體內的惡魔血會在你消耗一空的時候還留下一點,卻沒有想到是和你一起沒有了。”
尷尬的笑了笑,“沒有了惡魔血的加持,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對手。”
頓了頓,“所以你贏了,你獲得了最后的勝利!”
面對肉體的主動認輸,靈魂體一時間還沒有從勝利中回過神來,說的是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了。
“識食物者為俊杰。”
靈魂體面帶笑容,“你會為你的選擇而感到一切都值得,因為往后我會把你排在第二位,把骨骼體排在最后。”
笑容依舊,“那樣的話,隨著時間的推移,你與骨骼體之間的差距將會越來越小。”
拍了拍肉體的肩膀,“放心,跟著我你只會吃香的喝辣的,絕對不可能被遺棄。”
聽聞此言,肉體瞬間高興的手舞足蹈,內心好像非常高興一樣。
可這一切的一切都被陳縱橫看在眼里,再加上骨骼體那里出現的狀況,讓陳縱橫覺得此事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至于到底是哪里出現的問題,眼下的陳縱橫還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
“意識體你還在嗎!”
靈魂體以勝利者的姿態呼喚著,“我們已經決出了最終的勝利者,現在的你是不是也應該出現了?”看書室小說網
自信滿滿,“不要告訴我還有什么其他的條件,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你還真不是一般的聰明……”
陳縱橫聲音隨之響起,“你確實是三者之間的勝利者……可你還沒有將骨骼體和肉體進行融合……”
聲音中帶著一絲輕蔑,“所以你僅僅只是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并沒有獲得最終的勝利……”
冷哼一聲,“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放棄……無論是誰在融合中占領著絕對的主導……對于我來講都是無所謂的……”
頓了頓,“我只會聽從……你們之間真正的強者……而不是需要你們商量……”
聽聞陳縱橫此番話語后,靈魂體瞬間就愣住了,眼睛下意識的在肉體和骨骼體身上掃了一眼。
哪怕僅僅只是一瞬間,這還是沒能逃過陳縱橫的感知。
對此,陳縱橫更加確信這其中必有貓膩!
“你在這給我,俄羅斯套娃呢?”
靈魂體滿臉盡是不甘的神色,“明明我都已經獲得了勝利,你現在卻又提出這樣的要求。”
眼睛微瞇,“知道你會不會在融合之后,在提出另一個要求,我豈不是像傻子一樣被你耍得團團轉?”
頓了頓,“趕緊給我死出來,別讓我們等的太著急了!”
“我們”二字,瞬間點醒了陳縱橫。
再聯想到骨骼體眼下的狀態后,陳縱橫瞬間恍然大悟。
感情這一切,都是骨骼體、靈魂體和肉體演給自己看的,為的就是讓自己現身從而合力將自己解決。
真不愧是屬于陳縱橫的一部分,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夠互幫互助,合力去解決最不穩定的因素。
“這么快……就演不下去了嗎……”
陳縱橫面帶笑容,“演戲要演全套……因為這樣半途而廢……但凡是個傻子也能看出問題……”
笑容依舊,“反正我時間多的是……至于到最后的勝者到底是誰……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冷哼一聲,“倒是你們……拖延的時間越久……融合時所遇到的困難也就越大……”
頓了頓,“你們想演……就繼續演吧……”
見陳縱橫將他們的計劃全盤托出后,骨骼體、靈魂體和肉體不再繼續裝下去了。
尤其是骨骼體,直接強行解除了被控制的狀態,氣的胸口上下起伏著。
“他所言非虛,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骨骼體強橫的言語著,“反正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倒不如直接以我為首融合。”
嘴角上揚,“我還不信了,咱們三人合力還斗不過他。”
頓了頓,“面對歸一的我們,他根本不可能擁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事已至此,哪怕靈魂體和肉體非常的不情愿,卻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終肯定了骨骼體的提議,以骨骼體為首進行融合。
見此情景,陳縱橫則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陳縱橫的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讓骨骼體、靈魂體和肉體重新歸位。
只要他們重新回到三位一體的狀態,那就相當于回歸到了正常狀態。
更何況,這是骨骼體、靈魂體和肉體主動融合的,哪怕他們想要在中間動手腳,也無法改變他們之間的聯系。
屆時,陳縱橫便可以以意識為主導強行控制身體。
…………
“現在已經達到了你所說的要求。”
骨骼體率先發難,“你該不會,還像縮頭烏龜一樣不出來吧?”
面對此等挑釁,陳縱橫心里那叫一個氣啊,可也只能極力的克制住內心的憤怒。
如今他們才剛剛融合,一切的一切都還不穩定。
更何況,陳縱橫一直以來都沒有刻意的隱藏自己,之所以他們看不見,完全是形態上的差距罷了。
“怎么!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聞言,陳縱橫回應著,“我現在就已經站在你面前了……難道你看不見我嗎……”
語氣中帶著些許嘲諷,“你既然看不到我……那也就代表著沒有完全融合……”
頓了頓,“居然……還跟我耍心機……”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